最新消息:官网改版中,敬请关注!

移动硬盘引发的焦虑

硬盘恢复 qqjoy1234 130浏览

版权声明本文首发自微信公众账号: iwangzanzan

无需授权即可转载,但请自觉保留以上版权声明

现在是周二晚上八点半,我的焦虑还在持续,它已经持续影响了我三天时间,严重干扰了日更写作。由于需要给音频转述师留够充足的时间,所以一般会提前一天把第二天的文章发给转述师。不过,今天的文章我此时此刻正在写,于是今天的日更只好放弃音频。

这本来是一件不值得写出来的事件,但是它真切的影响我的情绪,所以我准备尝试辉哥之前试过的方法,把它写下来。或许,在写的过程中就会很大程度的缓解焦虑。

周日发现一块备份资料用的西部数据移动硬盘连接电脑后无法装载,然后就开始了持续的焦虑。核心是不记得这块移动硬盘里备份过哪些数据了,里面有没有重要的文件。

先是联系西部数据的售后,但不巧的是他们不提供周末客服服务。所以转而联系苹果售后(因为这个硬盘最初的格式化是格式为Mac适用的格式),看看苹果的技术专家能否有办法,在经过在线指导后无效后就陷入第一层焦虑。接下来就是联系自己朋友圈里计算机比较厉害的大拿,但是似乎大家都更熟悉PC机的数据恢复和硬件检测,于是只能不断扩大求助的范围,其中包括一些平日里疏于联络的朋友。最后决定把移动硬盘快递给同城的一位朋友,让他帮助在PC机下试试(因为我只有一台Mac,只能测试Mac环境下的状况,无果。)

这个过程中进入了第二层焦虑,因为如果他不能搞定,我只能去找找西部数据推荐的第三方数据恢复公司,由于这些公司都在外地,牵涉邮寄以及更多不可控的情况。或者,毫无头绪地等待随机会连接上的其他计算机高手。但是,整个人瞬间处于无能为力只能被动等待的境况。

第二天他收到了快递,第一时间进行了各种尝试,结果并没有进展。虽然在预期内,但是还是有些失落,于是只好去联系第三方数据恢复公司,电话沟通后发现价格不菲:非硬件维修在500-1000元的报价。此外,对于数据的安全也没什么可控的保障。在这个过程中,收到一个北京好友的微信,建议我可以去苹果售后请那里的工程师帮忙看看。一开始我没有正式考虑这个方案,因为一来不确定硬盘里的重要文件多不多,二来觉得浪费一天时间奔波后如果还是无法修复,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可能无力支撑。

其实还有一个冒险的操作,就是先格式化硬盘,然后再通过数据恢复软件来尝试找回数据。不过,格式化本身就是破坏数据,这样做很大的概率是找不回数据。伴随着焦虑到了今天上午,想了想自己到底能不能放弃这个硬盘里的文件?我的答案还是需要自己先看到一级目录下有什么文件夹。所以,请一位离苹果售后点近一些的朋友明天上午拿过去请工程师看看。不过,心里还是不太乐观,也担心如果报价太高,自己又要再次纠结是否花高成本去修复。

整个事件还在发展中,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件事引发了很多我的反思和懊恼。一个是帮助我去苹果售后的朋友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同时上一次错过对方的电话也没有回拨。感觉关系疏远了,现在自己遇到困难又麻烦对方,这和自己的处事原则冲突。即,平时遇到困难不太想麻烦别人,特别是平时不联系,有事了才找对方的这种状况。如果是别人这样对我,可能我会委婉地拒绝。

另一个是发现自己是那么希望能有一个神一样的计算机高手出现,然而并没有。于是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也在努力向神一样的高手方向精进呢?并没有。那么,如果有朋友需要自己专业领域的帮助时,自己不是也想给力却无能为力。

其实,我最深的焦虑是害怕面对一种未完成的状态。即,如果最后所有的方式都没有恢复数据。我是该保留着这个移动硬盘,等待未来某一个不可知的情景下奇迹地恢复了这个硬盘(虽然概率极低);还是把这个移动硬盘扔掉,眼不见心不烦;还是格式化后继续使用,还是说格式化后依然不能用,留着这个物理尸体?我害怕面对这样的抉择,它会像一个无法清除的心病一直藏在我的潜意识里打扰我,让我分心。

不过晚上还是想到了一个心灵出口:很多年前我在永和豆浆吃饭的时候,因为太投入在吃饭,放在身旁的背包被小偷拿走了。当时那个挎包里就有一个移动硬盘和一个重要的优盘。其实我最忌讳的就是丢东西,这么多年来也就这一次。不过,此时此刻回想起来那个丢失的背包,感觉也就那样了,并没有更多的痛苦。虽然这次没有丢东西,但是丢了数据就像是在数字世界里丢了一段时间的记忆。

边走边看吧,反正找不回来数据,还是要继续生活,继续日更写作。就这样吧。

转载请注明:移动硬盘什么牌子好_移动硬盘报价_移动硬盘价格【2016最新报价】 » 移动硬盘引发的焦虑